自從手術過后,仿佛不曾再寫過什么。一直以為一切已經安好,以為自己已經康復。原來報告也沒有醫生想像中理想。我不想再問自己該怎樣。我已經徹底地把自己交托給命運。天要我怎樣,就只能怎樣。日子終究要過。我讓自己如往常般正常的生活。一切順其自然吧。

當上教師已經一段日子了。朋友們對于我的選擇感到訝異,我想我可以理解。雖然個性沉穩,卻是個搖滾女、愛金屬音樂、大膽嘗試、放縱叛逆、紋身..只差沒碰煙酒和毒品。教師和我這樣的性格完全是兩個世界,不僅格格不入,更無法想像可以被牽扯在一起。當一個教師雖然不是我本意,但好處也可多。較高的薪金、工作時間短、假期多,更重要的是,面對氣人的學生好過在外面對著平時一副好人樣,背后卻不知何時會狠狠捅你幾刀的陰險及假惺惺的虛偽之人。況且,我可以得到更多的休息,面對較少的工作及生活壓力,我深信長久以來多少會對我的病情有幫助。我目前最大的使命,是教育人材,輔導他們走入正途,不被現實的社會淘汰...

好久沒有拿著吉他,彈彈唱唱了。自從生病過后,我就讓它一直沉睡著。仿佛忘了當初的理想,當初對音樂的執著。問問自己:這幾年做了什么?可曾真正努力實現過對自己許下的承諾?是什么原因讓我放棄了學習的機會?什么原因讓我放棄了當樂手的機會?什么原因讓我放棄了當駐唱歌手的機會?跟音樂有關的一切事物,我毅然將它們丟棄,卻找不到實在的原因。一直安慰自己,這種滋味一旦嘗試過了,就沒有什么好遺憾的了。想做的都做了,至少曾經實現過,只是沒有堅持到底,這樣罷了。

是時候把它喚醒。重新,將靈魂,注入。

創作者介紹

魚娜の眼底風景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