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生活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我不要再想了。已經決定了,不想再改變什么。就算這決定會是一個錯誤,會影響我這一生的命運。我累了。真的很累。每當我閉上眼睛,就會有很多聲音在我耳邊回響,讓我心煩意亂,久久不能平靜。我掩住了臉龐,捂住了耳朵,不讓他們的表情,不讓他們的聲音侵襲我。沒有人知道,手術過后,我是否可以安然的活下來。盡管很多反對意見,破壞我要的寧靜,讓我頻頻惡夢,我始終選擇漠視。或許我時間真的不多,但至少在這段時期,讓我冷靜,讓我安靜的渡過。難道這樣的要求也算過分?可否不要再追問我?我不要任何負面的意見再影響我。我不要任何人再來告訴我這手術怎樣怎樣,這醫生怎樣怎樣,這醫院怎樣怎樣,我不要聽,我不想聽,我不想理。全都住口。我不要再聽見任何關于我生病的話題。真的很累。感覺乏力。害怕自己乏力,害怕自己連打字的力氣都沒有。如果真的關心我,請給予我祈禱或祝福,我會很感激。這段日子,就不要再提了,至少讓我暫時忘記我病了,至少讓我得到片刻寧靜。

忽然很想看到大海。忽然想聽到潮汐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散心過后,迎接我的,卻還是痛苦無比的日子。難道我真的逃不過宿命?我就知道結局還是一樣,所以我一開始就不曾期盼,以為只要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,一切就會雨過天晴。果然,我還是不行,我還是會被社會淘汰.. 再怎么面壁思過都沒有用。我已經看破了。

我開始吃藥了。所以我肥了。哈哈,就知道會這樣。沒辦法,喉嚨越腫越大顆。醫生說,再不吃藥,會老很快,而且嚴重的話還會引起癌癥。癌癥,聽起來多么可 怕。沒辦法。我可是不怕,但旁邊有人一直喋喋不休,真的很煩,我負荷不來,唯有就范,吃了。我有個學姐,是大學生,和我相同的病,容易精神緊張和壓力,去動了手 術,以為這樣就不會有事了,所以照常工作。一壓力起來又再度病發,所以她根本沒辦法工作。她現在白天在果園種火龍果,晚上拿去巴剎擺地攤賣。我也知道,壓 力會導致病情更加嚴重,所以寧愿選擇薪水低一點的工作,日子過得去就行了,所以我一直都避開大城市繁忙的生活節奏。爸媽根本都不了解,以為我只要輕松過 活,一點大志都沒有,跟馬來人沒有兩樣。我沒有反駁,我忍,我一個人哭,我怪自己沒有用,我不懂該如何告訴他們,以我現在的精神狀況,根本就沒辦法承受任 何壓力,我根本沒有能力再工作了。我很希望自己這樣嗎。我希望自己生病嗎。你以為我不想事業有成嗎。說了有什么用,他們只會認為我逃避現實,為自己找藉口。 我完全不知道,我究竟能撐到什么時候,我也不愿意接受自己這樣無能。我唯有撐,唯有忍。直到有一天,我壓力過度病發死了,或者徹底崩潰倒下了,他們會不會后悔 當初這樣逼我。有沒有屬于我的角落。我的未來該如何走。我的生活要怎么過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24 Tue 2009 00:57
  • 放手

我以為我放下了。真正的放下了。但為何,當他那么真實的站在我面前,我的內心還是會莫名的澎湃悸動…經過老師多次的邀請和努力說服,我才答應出席老師妹妹的婚宴。之前我一直猶豫不決,因為知道他會過來出席演出,面對他是我的顧慮。知道自己真的放下了,才選擇面對,更決定出席。我沒做錯什么,我更加應該坦然面對他,不需要覺得害怕。我獨自來到會場,就看到他在不遠處走著,我故意不去看他,也知道他認不出我。忽然不知所措,就倒頭走去會場門口問正在接待客人的老師,我應該坐哪里才對。 老師帶我入席,我和一位認識的朋友坐在一起,心里不禁喘氣,幸虧不用和他同桌,才不至于那么壓力。忽然電話響,王八蛋那煩人的家伙又給我打電話,宴會人們 都在喧嘩,我唯有在座位上放下包包,走出去外面繼續講電話。一邊講電話當時,我透過門口的玻璃鏡,看著里面擁擠的人群,忍不住去尋找他的身影,悄悄注意一 下他到底坐哪里。人群中我一下子找到他,他不坐在哪里,就坐在我放包包的位子的左邊!我一驚,完全聽不見電話那一頭在講著什么。我敷衍的講完電話,在想著 到底要用怎樣的表情和心情進去會場。

最后,我只好硬著頭皮,低著頭緩緩的走進去。我不懂當時我的表情是怎樣,不過看見旁邊的朋友們都在偷笑,好像在看熱鬧看好戲,一定是故意安排我們坐在一 起,看我們如何緩和尷尬的氣氛。我低頭不語,只是輕輕的在旁向他點了點頭,當作打招呼。他主動打破尷尬氣氛,大方的向我說聲嗨,笑聲震耳欲聾。我也回敬一 聲哈羅,然后我們之間的對話就這么中斷。忽然很感嘆,他明明就坐在我的身邊,那么的靠近,會是什么原因我們不再那么暢談… 我們以前不是有許多聊不完的話題嗎?以前那么的坦然,完全不需要在對方面前假裝,但如今走到這里,我們卻只能沉默,甚至有些尷尬不自然。心里不禁憂傷的感 嘆,生命竟會那么唏噓。從前最親密的人,今天卻變成了陌生人。偶爾我們只是點頭笑笑,也說了一些普通朋友該有的寒暄問暖,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。他在臺上表 演時,我默默的幫他夾菜,擔心他吃不飽。當他下來看到盤里滿滿的菜,很是驚訝,輕輕溫柔的說聲謝謝,然后笑著吃起來。我微微點頭笑笑當作回應。看著他那么 開心的吃著,心里忽然感到安慰。不是對自己說過了嗎,只要他開心就好。有很多話想跟他說,但很多次都哽在喉嚨,最終還是找不到一個可以開頭的話題。我想表 現得自然些,想和他說話,就像以前那樣,但就是說不出口。偶爾他身上我熟悉的香味,會無情地向我撲鼻而來,不僅加劇我心中的哀傷,更讓我情不自禁的想更靠 近他一些。我一直提醒自己,過去都過去了,就算我再深深的迷戀著他,最后我只會更受傷,更無法自拔。最后輸光整副身家的人,是我不是他。以為這次一定可以 面對和克服,但見了他以后,心中還是一樣泛起漣漪,那些心傷的心情又來侵襲,我又再思念他了。我之前要忘記他的努力,看來又再白費了。忽然覺得難過。忽然 心里有陣陣的絞痛。忽然有幾滴雨下在眼睛里。忽然想要把他身影好好的收藏。忽然不想放開。忽然希望他可以回頭,真心的愛我一次。忽然有股沖動想握著他的 手。可是我知道,不管我多么努力改變自己,他還是不會回來。沒感覺就是沒有感覺,怎么去改變也沒有用。

我們是朋友吧。我黯然的問自己。一直都是,打從一開始到如今都是,身份不曾進展過,只停留在懸殊的階段。日子已經過了那么久,究竟到什么時候才能徹底的放 手呢。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將他徹底的從腦海里刪除。好像刪除與否,都不輪到我去決定。我反復的問自己,這次傷心又會是多久呢。我不想再掉入深深的漩渦里,一 直打轉都找不到出路。去年這個時候正在痛心著他的離開,難道今年的我就有資格去問他我們的關系到底是怎樣。都不重要了不是嗎。現在還在意個屁。反正他都不 曾認真過,我又何苦為了他變得歇斯底里。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10 Tue 2009 11:09
  • 平静

朋友都說,我像個得了憂郁癥的病患。我的情绪總是极端的大起大落。但我清楚的知道,我的心里平靜得很。我享受孤獨。我享受憂郁。我喜歡独自活動。對我来說,最天堂的事,就是可以窝在我藍藍的小房間,獨自上网,獨自寫作,獨自閱讀,獨自欣赏歌曲,獨自看戲...如果可以,我更希望可以一邊吃飯,一邊做我的事情。我享受不被打擾,不需要说话的时刻。寧靜的快樂如今是我努力追求的。以前的我,最害怕孤獨,總需要别人的陪伴,不喜欢獨自活动。但種種的事情發生不得不讓我必须學習孤立和獨自行動,更让我嘗盡了獨行侠的快樂。一個人,永遠是最随性的。去哪里、吃什么、做什么都不需要去迁就别人,也不需要别人来配合我。我只不过是喜欢獨自活动,只不过是厌倦了无聊的应酬和社交生活。只不过是拒绝没有营养、没有内容及无聊的话题。我深信,我没有错。我有权利选择我要的生活方式,就是这么簡單。人们對我的误解和不了解,我选择了無言以对。反正我不在乎。我不需要高喊“你们为什么不了解我”,因为我知道,那些不了解我的人,我也無从去了解他们。我總是被認為怪異,喜歡奇怪的東西,有着怪异的爱好和品味。那又怎樣。我又没有防碍任何人了。就算我再多么奇怪,我也没有伤害任何人。

做自己真难。唉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07 Sat 2009 15:00
  • 沉重

我以为前面迎接我的,是美好日子。人说,人再衰到不能再衰时,一切都会变得美好。总会有幸福的事情会发生。

我好像变了。灵魂变了。我还是我吗?我不懂哪里变了,但我就是感受到自己变了。我望着镜子,里面的人确实是我,但,她却好陌生。她不该会有那种表情的。我 怎么感觉她变得落寞?我的样貌还是我,但住在里面的灵魂仿佛已经不是我了。我怎么觉得自己那么阴森?我觉得自己很像只鬼魂。为何别人没有被我这副鬼样吓 跑?但自己却被自己吓坏了。

我吃不下。我睡不着。不懂是不是后遗症,我到如今还是会平白无故惊醒。我没有食欲,虽然会感觉饿,但还是有不想吃的感觉。我对食物没有欲望,对任何事情更 提不起兴趣。我想弹吉他,我的拨不见了。我想阅读,却读到一半睡着了。当我认真想睡时,却要躺好久才能入眠。有时真的很气,但还能怎样呢...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07 Sat 2009 12:04

开心。活在现实的世界里真的很不开心。我是个很容易就知足的人,可目前的情况我实在无法满足。我的生活目标,就是要开心的活着。我曾经是很容易就快乐起来 的人,如今快乐却仿佛离我很遥远... 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我不能再快乐起来?难道是为了工作吗?我可以不用再去工作吗?可以吗?

前阵子陪了朋友一起去选结婚礼服。很开心朋友就快要结婚了。虽然双方都因为喜欢的婚纱不一而发生了小口角,但看着他们笑着一起研究礼服和拍摄的外景时那种 甜蜜的笑容,我想,他们是幸福的。很开心看见们都那么幸福,虽然自己还是孤鸟一只。朋友问我,若前男友再度向我求婚,我是否会接受。我说,可能会,也可能 不会。朋友很讶异的说,你准备好了吗?你有足够的钱去结婚吗?我笑着沉默,不语。或许,我的思想程式和逻辑和别人的不太一样吧。对我来说,结婚和金钱并没 有一定的联系。或许是我太天真,才会把结婚理想化。我想,结婚,是一种决定,是和心爱的人,一起分享生活的决定。我并不需要屋,也不需要车,只要一起生 活,不管是甜的,苦的都可以。我希望,不管日子多么忙碌,还是可以和他一起共餐,聊天,睡觉... 只要是他的生活,我都想要参与。就算一直以来的生活有他陪伴,还是很厌倦每当黑夜来临就必须分离... 那时心总是在想,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真真正正的生活在一起?为什么一到了睡眠时间我们就必须要分开?我想告诉他,我要的不是物质。结婚,对我来说,只有两 个环节,就是结婚照和注册。拍结婚照一直是我的很期待的部分,毕竟一生人只当一次的明星,就只是在结婚照里面。注册,是法律上的一种形式,是彼此可以正式 一起生活的护照。我并不期待无聊累人和摆酒式的结婚仪式。或许,我在乎的,是一种感觉吧。曾经姐姐和我有一样的想法,不过姐姐是长女,姐夫是长子,所以还 是摆脱不了传统式的结婚形式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都可以跳过... 其实不懂为何自己忽然会在这方面想了很多,其实,我还是不想结婚的... 我还是觉得自己好像还很小,感觉结婚还是那么遥远。或许是因为看到朋友要结婚了,心理不知觉的受了影响,才会有这股冲动的想法吧。

前阵子回去海螺驻唱了。生活可谓忙上加忙。我一直很想逃避一个问题,一个朋友们不断发问的问题:你不累吗?我想说,我应该是很累,应该是真的很累。可是,比起疲 惫,我更担心的是无所事事。可是,我只是一味的逃避,不想坦诚地去面对。只要有多出一点时间,就会感觉很不安,好像有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做,我其实并不想让 自己习惯了去忙碌。认真的想想,我好像很久没有好好的坐下来静一静,好久没有好好的睡上一觉,好久没有仔细认真的去品尝一顿饭... 这样的人生,还要持续多久呢?我还会继续沉沦多久呢?我会一直这样直到我死去吗?很多想去完成的事情都还没有去实践... 我想拒绝丧尸般的生活,我对明天感到恐惧,我还没找到活下去的目标... 我的人生,会不会就这样虚无的渡过?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07 Sat 2009 11:55
  • zombie

生活犹如丧尸。时间一到,上班、下班、睡觉;时间一到,上班、下班、睡觉…每天每天不停的重复着,好像生命已经事先被设定 好一样。每天只能像丧尸一样漫无目的游走,活着…我不知道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,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,但现实却事与愿违。我非常清楚知道,这不是我要的生 活,但我却无法道出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应该是怎样…我对明天的恐惧,来自对今天的厌倦。我不想就这样昏昏厄厄地走完我的人生。生命不能留白,一定有什么事 情等着我去完成…只是,我还找不到活着的指标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31/07/08

不知不觉,当驻唱歌手已经好些日子了。自从接了这份工作,我没有一天好过。必须唱自己不喜欢的流行歌曲,总是被上头批评唱不好。这份工作,对我的影响实在太深了,我变得讨厌唱歌...想起以前朋友约 去ktv是件很兴奋的事情,现在,都只是硬着头皮参与...我不喜欢唱歌,我不想唱歌了...可是,他们不放我走。我真的不想唱了...每次驻唱时间一 到,都是提着沉重的心情上班去...原来很喜欢的事情都可以变得很不喜欢,才暮然惊觉,原来要改变,真的可以那么容易...

演出生涯已经告一段落。仿佛人生失去了目标,原来音乐在心里占了很重要的位子。轰轰烈烈的生活从此结束。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