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心血來潮,就抓了石康軍這首火光。

火光-石康軍

曲:柯貴民   詞:姚若龍

Em   C    G    D

      Em        C           G     D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愛中飛行 - 石康軍&信(自扒的

A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

用了情 聽你唱了一了百了的表情

F#m             E

葬了心 再次讓自己透明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麻痹-石康軍 吉他譜(自扒的噢)

曲:林毅心  詞:石康軍

曲調:F#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童话故事,不是每次都有美好结局,它往往比现实更加哀伤。

美人鱼为了追求爱情   和恶魔作了交易
最后一夜  她使劲的用她最美妙  最哀伤的歌声  结束了人鱼的生涯
即使她多么美丽动人  她也只是个迷人的哑巴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14 Sat 2009 01:20
  • 感性

雙魚的本命就是感性。很努力想要推翻,發現自己也逃離不了宿命。雖然歌也沒有說唱得很好,奇怪的是自己卻可以在餐廳駐唱。拍檔曾經罵過我:“你有沒有問過你自己,為何你唱到這樣爛,還可以在這里唱這么久?你唱歌就是很有感情,所以才讓你試!”是吧。不管做任何事情,我總是注入太多的私人感情,所以才沒有把事情處理好。唱到哭更是家常便飯。身邊的人總是不了解我,為何這么一點點事情都要哭。不管是駐唱,k房唱,或是在家里練唱,只要過分的投入,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眼淚就久久不能自己。現在已經可以慢慢控制了,但缺點就是,沒了感情。對身邊的人或事物都有所保留,不再置入自己的感情。所以,我變得冷漠。就算避免不了傷害,至少可以大大減少傷痛的程度。心里其實在意得要死,表面卻可以裝作什么事都沒有。我好想已經變得不像我了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要爱上一个人很容易,要恨一个人很简单,但要忘了一个人比做任何事情更困难。
不经意去看了之前写的心情贴,才暮然发现自己曾经是多么的痛心和哀伤过。我完全无法想像自己是怎么挨过来的,我竟然为自己写下的文字而落泪…一个人,真的可以伤心到那种境界吗?我不懂,真的不懂,究竟要用尽多少眼泪去放下,去放下一个不值得去留恋的人?

16个25天了。真的一年了。一年多了…当他离开的第25天,我已经歇斯底里的疯了,不懂疯了几个25天…人家说,难过会让一个人暴瘦。我却是一个相反的例 子。我茶饭不思接近半个月,接着就变质。研究显示,巧克力会令人快乐。所以它就变成了正餐。不仅巧克力,能吃的都往嘴巴里噻。和朋友出去,我都要吃两人 份,而且食量惊人。朋友都以为我的心伤康复了,其实是看不开,接受不了事实,才用吃来麻醉自己,让自己快乐。不久,身边的人都说我发胖了。可是我却不不当 一回事,反而继续加油。胖了有什么关系?丑了又能怎样?反正他就是不要我了,我变得怎样他还是不会回来我身边,甚至否认了我和他之间的一切…难道他不曾付 出过真感情?我无法想像,一个对我没有感觉的人,为何他的吻,可以那样的深情,那般的情不自禁,就像是能让人忘记世间烦恼的魔咒…他的学历不比我高,甚至 有着不堪的过去,我都不曾介意,我坚信爱情是不能作比较,也相信他是真的能够悔改,弥补一切他所做的错失。我知道他戒烟很辛苦,当他撑不过时我努力陪着 他,亲吻着他并安慰他,我相信所有的努力都会看到结果,没有什么事情是撑不过的…当老师告诉我他抽烟的那一刻,我真的难过得当场落泪。我所付出的努力都白 费,我看错他了。我当时是多么相信他的决心,原来他的决心,只是那么的廉价,那么的儿戏。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Nov 18 Wed 2009 16:03
  • 礼物

Aria Pro

这是老师去日本时,帮我买的吉他。虽然是2手,但状况很不错,只是背面有些损伤,这并不影响他声音的素质。

有股冲动想和他的前主人相识.. 想知道拥有的他会有怎样的心情。也想知道放弃他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感觉..

不过,倘若他当初没有被放弃,如今的我又怎会去拥有呢?

他所散发的撕喉及咆哮,强到令我无法招架,真的很喜欢很喜欢..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散心過后,迎接我的,卻還是痛苦無比的日子。難道我真的逃不過宿命?我就知道結局還是一樣,所以我一開始就不曾期盼,以為只要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,一切就會雨過天晴。果然,我還是不行,我還是會被社會淘汰.. 再怎么面壁思過都沒有用。我已經看破了。

我開始吃藥了。所以我肥了。哈哈,就知道會這樣。沒辦法,喉嚨越腫越大顆。醫生說,再不吃藥,會老很快,而且嚴重的話還會引起癌癥。癌癥,聽起來多么可 怕。沒辦法。我可是不怕,但旁邊有人一直喋喋不休,真的很煩,我負荷不來,唯有就范,吃了。我有個學姐,是大學生,和我相同的病,容易精神緊張和壓力,去動了手 術,以為這樣就不會有事了,所以照常工作。一壓力起來又再度病發,所以她根本沒辦法工作。她現在白天在果園種火龍果,晚上拿去巴剎擺地攤賣。我也知道,壓 力會導致病情更加嚴重,所以寧愿選擇薪水低一點的工作,日子過得去就行了,所以我一直都避開大城市繁忙的生活節奏。爸媽根本都不了解,以為我只要輕松過 活,一點大志都沒有,跟馬來人沒有兩樣。我沒有反駁,我忍,我一個人哭,我怪自己沒有用,我不懂該如何告訴他們,以我現在的精神狀況,根本就沒辦法承受任 何壓力,我根本沒有能力再工作了。我很希望自己這樣嗎。我希望自己生病嗎。你以為我不想事業有成嗎。說了有什么用,他們只會認為我逃避現實,為自己找藉口。 我完全不知道,我究竟能撐到什么時候,我也不愿意接受自己這樣無能。我唯有撐,唯有忍。直到有一天,我壓力過度病發死了,或者徹底崩潰倒下了,他們會不會后悔 當初這樣逼我。有沒有屬于我的角落。我的未來該如何走。我的生活要怎么過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24 Tue 2009 00:57
  • 放手

我以為我放下了。真正的放下了。但為何,當他那么真實的站在我面前,我的內心還是會莫名的澎湃悸動…經過老師多次的邀請和努力說服,我才答應出席老師妹妹的婚宴。之前我一直猶豫不決,因為知道他會過來出席演出,面對他是我的顧慮。知道自己真的放下了,才選擇面對,更決定出席。我沒做錯什么,我更加應該坦然面對他,不需要覺得害怕。我獨自來到會場,就看到他在不遠處走著,我故意不去看他,也知道他認不出我。忽然不知所措,就倒頭走去會場門口問正在接待客人的老師,我應該坐哪里才對。 老師帶我入席,我和一位認識的朋友坐在一起,心里不禁喘氣,幸虧不用和他同桌,才不至于那么壓力。忽然電話響,王八蛋那煩人的家伙又給我打電話,宴會人們 都在喧嘩,我唯有在座位上放下包包,走出去外面繼續講電話。一邊講電話當時,我透過門口的玻璃鏡,看著里面擁擠的人群,忍不住去尋找他的身影,悄悄注意一 下他到底坐哪里。人群中我一下子找到他,他不坐在哪里,就坐在我放包包的位子的左邊!我一驚,完全聽不見電話那一頭在講著什么。我敷衍的講完電話,在想著 到底要用怎樣的表情和心情進去會場。

最后,我只好硬著頭皮,低著頭緩緩的走進去。我不懂當時我的表情是怎樣,不過看見旁邊的朋友們都在偷笑,好像在看熱鬧看好戲,一定是故意安排我們坐在一 起,看我們如何緩和尷尬的氣氛。我低頭不語,只是輕輕的在旁向他點了點頭,當作打招呼。他主動打破尷尬氣氛,大方的向我說聲嗨,笑聲震耳欲聾。我也回敬一 聲哈羅,然后我們之間的對話就這么中斷。忽然很感嘆,他明明就坐在我的身邊,那么的靠近,會是什么原因我們不再那么暢談… 我們以前不是有許多聊不完的話題嗎?以前那么的坦然,完全不需要在對方面前假裝,但如今走到這里,我們卻只能沉默,甚至有些尷尬不自然。心里不禁憂傷的感 嘆,生命竟會那么唏噓。從前最親密的人,今天卻變成了陌生人。偶爾我們只是點頭笑笑,也說了一些普通朋友該有的寒暄問暖,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。他在臺上表 演時,我默默的幫他夾菜,擔心他吃不飽。當他下來看到盤里滿滿的菜,很是驚訝,輕輕溫柔的說聲謝謝,然后笑著吃起來。我微微點頭笑笑當作回應。看著他那么 開心的吃著,心里忽然感到安慰。不是對自己說過了嗎,只要他開心就好。有很多話想跟他說,但很多次都哽在喉嚨,最終還是找不到一個可以開頭的話題。我想表 現得自然些,想和他說話,就像以前那樣,但就是說不出口。偶爾他身上我熟悉的香味,會無情地向我撲鼻而來,不僅加劇我心中的哀傷,更讓我情不自禁的想更靠 近他一些。我一直提醒自己,過去都過去了,就算我再深深的迷戀著他,最后我只會更受傷,更無法自拔。最后輸光整副身家的人,是我不是他。以為這次一定可以 面對和克服,但見了他以后,心中還是一樣泛起漣漪,那些心傷的心情又來侵襲,我又再思念他了。我之前要忘記他的努力,看來又再白費了。忽然覺得難過。忽然 心里有陣陣的絞痛。忽然有幾滴雨下在眼睛里。忽然想要把他身影好好的收藏。忽然不想放開。忽然希望他可以回頭,真心的愛我一次。忽然有股沖動想握著他的 手。可是我知道,不管我多么努力改變自己,他還是不會回來。沒感覺就是沒有感覺,怎么去改變也沒有用。

我們是朋友吧。我黯然的問自己。一直都是,打從一開始到如今都是,身份不曾進展過,只停留在懸殊的階段。日子已經過了那么久,究竟到什么時候才能徹底的放 手呢。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將他徹底的從腦海里刪除。好像刪除與否,都不輪到我去決定。我反復的問自己,這次傷心又會是多久呢。我不想再掉入深深的漩渦里,一 直打轉都找不到出路。去年這個時候正在痛心著他的離開,難道今年的我就有資格去問他我們的關系到底是怎樣。都不重要了不是嗎。現在還在意個屁。反正他都不 曾認真過,我又何苦為了他變得歇斯底里。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10 Tue 2009 11:09
  • 平静

朋友都說,我像個得了憂郁癥的病患。我的情绪總是极端的大起大落。但我清楚的知道,我的心里平靜得很。我享受孤獨。我享受憂郁。我喜歡独自活動。對我来說,最天堂的事,就是可以窝在我藍藍的小房間,獨自上网,獨自寫作,獨自閱讀,獨自欣赏歌曲,獨自看戲...如果可以,我更希望可以一邊吃飯,一邊做我的事情。我享受不被打擾,不需要说话的时刻。寧靜的快樂如今是我努力追求的。以前的我,最害怕孤獨,總需要别人的陪伴,不喜欢獨自活动。但種種的事情發生不得不讓我必须學習孤立和獨自行動,更让我嘗盡了獨行侠的快樂。一個人,永遠是最随性的。去哪里、吃什么、做什么都不需要去迁就别人,也不需要别人来配合我。我只不过是喜欢獨自活动,只不过是厌倦了无聊的应酬和社交生活。只不过是拒绝没有营养、没有内容及无聊的话题。我深信,我没有错。我有权利选择我要的生活方式,就是这么簡單。人们對我的误解和不了解,我选择了無言以对。反正我不在乎。我不需要高喊“你们为什么不了解我”,因为我知道,那些不了解我的人,我也無从去了解他们。我總是被認為怪異,喜歡奇怪的東西,有着怪异的爱好和品味。那又怎樣。我又没有防碍任何人了。就算我再多么奇怪,我也没有伤害任何人。

做自己真难。唉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不要再想了。已經決定了,不想再改變什么。就算這決定會是一個錯誤,會影響我這一生的命運。我累了。真的很累。每當我閉上眼睛,就會有很多聲音在我耳邊回響,讓我心煩意亂,久久不能平靜。我掩住了臉龐,捂住了耳朵,不讓他們的表情,不讓他們的聲音侵襲我。沒有人知道,手術過后,我是否可以安然的活下來。盡管很多反對意見,破壞我要的寧靜,讓我頻頻惡夢,我始終選擇漠視。或許我時間真的不多,但至少在這段時期,讓我冷靜,讓我安靜的渡過。難道這樣的要求也算過分?可否不要再追問我?我不要任何負面的意見再影響我。我不要任何人再來告訴我這手術怎樣怎樣,這醫生怎樣怎樣,這醫院怎樣怎樣,我不要聽,我不想聽,我不想理。全都住口。我不要再聽見任何關于我生病的話題。真的很累。感覺乏力。害怕自己乏力,害怕自己連打字的力氣都沒有。如果真的關心我,請給予我祈禱或祝福,我會很感激。這段日子,就不要再提了,至少讓我暫時忘記我病了,至少讓我得到片刻寧靜。

忽然很想看到大海。忽然想聽到潮汐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生活变得颓废。我开始疑惑。我的存在,到底是为了什么?我活着,究竟是为了什么?我根本不知道。或许,这只是一个很正常到不能正常的想法。或许,当一个人的生活颓废到不能颓废的时候,总是胡思乱想,总是不断问自己继续存在的原因。

我将rock和metal的歌收了起来。我以为,rock和metal是生活不能缺少的精神调味品。天真的以为,这些歌可以激发我的快感我的疯狂,总是让 我的精神处于最亢奋的状态…最近在听的,却是我一直以来不太欣赏的悲伤情歌。我并不觉得,以如今的心情,可以撑得住歌曲里面所隐藏的伤感。这不是理想的撩 伤方法。但,我却选择了让自己不断不断的沉沦。

我恨我自己太感性。我实在是有太多说不完的情绪,却找不到适合的表情。我以为自己很悲伤,但却没有了眼泪。歌曲里都常在唱,眼泪都可以流干…我,并不相信。如今,却找不到了推翻…推翻了眼泪不会流干的说法。也许,是我变得倔强。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10 Tue 2009 14:41
  • 病了

我病了。心里有病。封闭自己的病。孤立自己的病。不懂为何。什么都不想说。什么都不想听。害怕处身在人潮拥挤的地方。害怕听到喧哗的声音。觉得恶心。不喜欢肢体接触。不要碰我。不要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。我会崩溃的。不要阴魂不散的缠着我。我想回家。可不可以回家?
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你總說 你是來自地獄的惡魔
我是來自單純世界的傻瓜
你可否知道 我愿意為你
甘愿天使墮落成善良的惡魔
從此 亡命天涯 陪你流浪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忽然覺得自己時間不多。好像覺得自己要離開了。到底是怎么了。會不會是一種預兆?自從生病過后,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。不斷的催自己趕快去實現些什麼,不能再等了,沒時間等了。最近一直在我腦海里重復的念頭,要是我走了,家人怎么辦?愛我的人怎么辦?如今好像任何事情都不值得讓我去等,好像我根本沒有時間去等了。忽然很想要珍惜一些場景, 忽然很想要拼了命的把一些事情和一些人牢牢記住,好像我隨時會失憶,隨時會消失。直到我回神過后,才懂得思考,不斷的問自己為何會有那樣的想法。前后已經很多次了,我不懂原因,就 一直莫名其妙的覺得自己快要走了。

我清醒的知道,那種感覺,是很平靜,一點恐慌都沒有。甚至是很開心的。難道,連我自己都很希望自己離開?我甚至還安慰自己,家人會沒事的,恐怕只會傷心一 段日子罷了,接下來一切都會雨過天晴,他們就會振作,會接受我離去我的事實。我是不是暗地里在計劃著什么?為何會有這種想法?我不懂,真的不懂。可我現在 清楚的知道,我正在很努力的在過著我想要的生活,已經完全沒有了輕生念頭了啊...

要怎樣去分析啊。到底是什么事啊。天啊。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