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我放下了。真正的放下了。但為何,當他那么真實的站在我面前,我的內心還是會莫名的澎湃悸動…經過老師多次的邀請和努力說服,我才答應出席老師妹妹的婚宴。之前我一直猶豫不決,因為知道他會過來出席演出,面對他是我的顧慮。知道自己真的放下了,才選擇面對,更決定出席。我沒做錯什么,我更加應該坦然面對他,不需要覺得害怕。我獨自來到會場,就看到他在不遠處走著,我故意不去看他,也知道他認不出我。忽然不知所措,就倒頭走去會場門口問正在接待客人的老師,我應該坐哪里才對。 老師帶我入席,我和一位認識的朋友坐在一起,心里不禁喘氣,幸虧不用和他同桌,才不至于那么壓力。忽然電話響,王八蛋那煩人的家伙又給我打電話,宴會人們 都在喧嘩,我唯有在座位上放下包包,走出去外面繼續講電話。一邊講電話當時,我透過門口的玻璃鏡,看著里面擁擠的人群,忍不住去尋找他的身影,悄悄注意一 下他到底坐哪里。人群中我一下子找到他,他不坐在哪里,就坐在我放包包的位子的左邊!我一驚,完全聽不見電話那一頭在講著什么。我敷衍的講完電話,在想著 到底要用怎樣的表情和心情進去會場。

最后,我只好硬著頭皮,低著頭緩緩的走進去。我不懂當時我的表情是怎樣,不過看見旁邊的朋友們都在偷笑,好像在看熱鬧看好戲,一定是故意安排我們坐在一 起,看我們如何緩和尷尬的氣氛。我低頭不語,只是輕輕的在旁向他點了點頭,當作打招呼。他主動打破尷尬氣氛,大方的向我說聲嗨,笑聲震耳欲聾。我也回敬一 聲哈羅,然后我們之間的對話就這么中斷。忽然很感嘆,他明明就坐在我的身邊,那么的靠近,會是什么原因我們不再那么暢談… 我們以前不是有許多聊不完的話題嗎?以前那么的坦然,完全不需要在對方面前假裝,但如今走到這里,我們卻只能沉默,甚至有些尷尬不自然。心里不禁憂傷的感 嘆,生命竟會那么唏噓。從前最親密的人,今天卻變成了陌生人。偶爾我們只是點頭笑笑,也說了一些普通朋友該有的寒暄問暖,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。他在臺上表 演時,我默默的幫他夾菜,擔心他吃不飽。當他下來看到盤里滿滿的菜,很是驚訝,輕輕溫柔的說聲謝謝,然后笑著吃起來。我微微點頭笑笑當作回應。看著他那么 開心的吃著,心里忽然感到安慰。不是對自己說過了嗎,只要他開心就好。有很多話想跟他說,但很多次都哽在喉嚨,最終還是找不到一個可以開頭的話題。我想表 現得自然些,想和他說話,就像以前那樣,但就是說不出口。偶爾他身上我熟悉的香味,會無情地向我撲鼻而來,不僅加劇我心中的哀傷,更讓我情不自禁的想更靠 近他一些。我一直提醒自己,過去都過去了,就算我再深深的迷戀著他,最后我只會更受傷,更無法自拔。最后輸光整副身家的人,是我不是他。以為這次一定可以 面對和克服,但見了他以后,心中還是一樣泛起漣漪,那些心傷的心情又來侵襲,我又再思念他了。我之前要忘記他的努力,看來又再白費了。忽然覺得難過。忽然 心里有陣陣的絞痛。忽然有幾滴雨下在眼睛里。忽然想要把他身影好好的收藏。忽然不想放開。忽然希望他可以回頭,真心的愛我一次。忽然有股沖動想握著他的 手。可是我知道,不管我多么努力改變自己,他還是不會回來。沒感覺就是沒有感覺,怎么去改變也沒有用。

我們是朋友吧。我黯然的問自己。一直都是,打從一開始到如今都是,身份不曾進展過,只停留在懸殊的階段。日子已經過了那么久,究竟到什么時候才能徹底的放 手呢。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將他徹底的從腦海里刪除。好像刪除與否,都不輪到我去決定。我反復的問自己,這次傷心又會是多久呢。我不想再掉入深深的漩渦里,一 直打轉都找不到出路。去年這個時候正在痛心著他的離開,難道今年的我就有資格去問他我們的關系到底是怎樣。都不重要了不是嗎。現在還在意個屁。反正他都不 曾認真過,我又何苦為了他變得歇斯底里。

創作者介紹

魚娜の眼底風景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